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未都
马未都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5,345,738
  • 关注人气:737,2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收藏马未都》
全新改版,广西卫视每周六晚21:40。
重播:周日8:00,周三凌晨1:20,敬请关注。

 

 

观复博物馆的官方微信已正式开通,欢迎添加,更快获得观复博物馆的最新信息。

添加方式:在微信订阅号或者服务号里直接输入“观复博物馆”。

     

郑重声明:
马未都先生个人从未开设任何名称之微信,如有以马未都先生名字或任何相关名称的微信,均属假冒。尤其号称能进行拍卖、鉴定等行为的微信(包括一些冒用马未都先生名字与肖像的网站),涉嫌欺诈,请切勿相信!观复博物馆及马未都先生对任何个人、团体、公司等冒用名字与肖像一事,保留法律解决之权利。


声明:

我的博客欢迎各种声音,批评、探讨都可以,但不容许恶言相向。凡此类不文明回帖,一律删除。
谢谢理解!
 
 
本博客内容未经许可,任何网站、个人、平面纸媒体、电视等不得转载和发表!作者保留通过法律手段追究的权利。
评论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分类: 2019年

(舅舅今日头七,悼文凭吊)

 

       舅舅没等上新中国七十年大庆的礼花,天黑时分溘然长逝,享年九十五岁。按民间的说法属于喜丧,一个人即便在今天的医疗条件下,能活到这个岁数也是百不足一的事情。中国人的平均寿数现今还不到八十岁,世界上最长寿的国家甚至地区,平均寿数也都达不到这个岁数,可见喜丧说法还是有些道理。

 

       舅舅属牛,小时候姥爷直接就叫他“牛”。这小名我是听母亲说的,舅舅同辈中比他小的都叫他“牛哥”。舅舅比父亲还年长一岁,父亲属虎,却早于舅舅走了二十多年了,一想到这个我就扼腕叹息,子欲孝而亲不待啊!

 

       舅舅行排老大,我还有大姨,母亲是老小,姥爷姥姥就生了他们兄妹三人,年龄相差八岁,这年龄差在那个年月属于不大不小,三个孩子也不疏不密。要知道旧中国稍微有点儿条件的家庭生上十个八个孩子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不似今天,基本上都是独生子女。

 

       独生子女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9年

       在养伤的一个多月里,话题离不开意外摔倒,尤其离不开浴室摔倒。亲戚,朋友,邻居,同事,都能说出些惨痛的例子,听到最为惨痛的是,朋友的朋友去年在浴室摔伤脊椎,卧床不到一月溘然长逝,年近49岁。他和我说时难掩心中之难过,扼腕叹息。

       回忆我自己摔倒的瞬间,非常突然,非常无助,悲喜在一刹那转换,没有给我任何挽救的机会。我一直自认为身手还算敏捷,过去听说别人浴室摔倒还总认为是腿脚不灵问题,谁知摔倒瞬间才知这一刻来不及反应,然后就重重到地,疼痛紧接着伴随月余~~

      养伤期间晚上睡不着,难免胡思乱想。主要猜想每年有多少国人意外摔倒,浴室当推榜首。我主观地毫无根据地估算了一个数,每年有1%的人滑倒(每天发生概率0.000027%,大概36500人次一年摊上一个)就是1400万人;这其中有10%受伤,就是140万人;如果伤者中再有10%直接或间接死亡,就是14万人;这样平均每人有383人因滑倒意外死亡,相当于每天掉两架大飞机,比交通事故死亡数字高一倍,想想真是不寒而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9年

       有句特俗的话:“好吃不如饺子,舒服不如倒着”。原来我没想过这“倒着”是怎么个倒法,这次养伤才发现“倒着”学问挺大,在知与行方面,经验比知识更为重要。


       我原理解“倒着”就是躺着,躺着多舒服啊。可这次养伤,最不舒服的就是“躺着”。根据古文本意,躺着就是面朝天放平;侧躺为“卧”,站如松,坐如钟,卧如弓,显然卧是侧躺。还有成语“卧薪尝胆”,四仰八叉地躺在草堆里是看月亮数星星,文艺小资,卧薪尝胆侧躺蜷身方能思考。


       我猜想大部分人睡觉都是侧躺,专家说右卧比左卧好一些,原因是心脏偏左,右卧少一点压力。我平时睡觉左右都有,没有计较过,也没有感到有什么不适。可这次摔了以后,左右都躺不了,只能放平仰卧,这才知道这姿势睡着了只能维持大约两小时。所以,自打摔了以后,睡觉没有踏实过,两小时一醒,很规律准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8-25 08:46)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9年

       时至今天,我不慎摔跤已经整整一周。已经记不太清楚浴室的模样,摔跤瞬间的懵圈也逐渐远去。最痛苦的是前三天,每一个小小的动作都会撕心裂肺地疼痛,尤其不敢咳嗽,小咳一下,疼到窒息。


       从第四天起,症状开始好转,这种好转只有自己能感受到,心里说不出是忧是喜。忧者,痊愈几多日,有否后遗症;喜者,黑暗之黎明,喷薄的旭日。尊医嘱在家静养,吃各种药,贴止痛膏,喝鸽子汤。微信和朋友聊天,说些平时不说的话,发些感慨,小感觉也甚是美好。


       同事朋友依次探望,家中没有一天冷清。按老婆的话,说我人前兴奋,人后萎靡。想想这也算一种表扬,如果人前萎靡,人后兴奋岂不怪哉?这让我想起多年前的邻居,为表现工伤之严重,一得到单位来探望的通知,必定在屋内拉撒。他家没有厕所,本可以去楼道中的公共厕所,但为了“工伤”,只能在领导探望之时提前在家安排好屎尿,以示世态时局之紧张,好充分享受工伤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2019年

        在家养伤,最喜有新书。恰巧老友朱伟送新书《日读古诗词》,见书先想起明末清初大儒顾炎武的《日知录》,按顾炎武自己的话说,此书“采铜于山”,“平生之志与业皆在其中”。《日知录》有清一代对士人官宦影响至深,“以兴趣始,以毅力终”出自《日知录》,“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则是梁启超套用《日知录》所言。


       朱伟《日读古诗词》真是一日一篇,多配美图,全年360篇。每篇仅几百字,无赘言,无主观,冷静客观叙说。如果对古诗词有兴趣的人,每天看一篇,一年下来准有收获。第二年再看一遍,还会有升华。


       过去做文字编辑的好处是处处求精准,几十年前凡任编辑都会经过出版社严格筛选,不得马虎,没有凑合。那年月,编辑有点儿至高无上的意思,全社会都仰视,不似今天的小编,天天充当被网友调侃的对象。


       我是在那个年月与朱伟相识的,一晃近四十年。他在《中国青年》,我在《青年文学》,后来他去了《人民文学》,算是当时的文学界最高殿堂,我却下了海,游走于江湖。那段日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9年

       乡下小院有棵海棠,春天时长满了腻虫,工人打药时估计剂量用大了,没几天树叶枯萎,果实暗淡,一副深秋萧瑟景象,让我心疼了好久。


       事情过去了几十天,有天早晨,忽然发现海棠枝头竞生出嫩芽,不几日就满树生机,好像春天又来临了。这让我好生奇怪,一树惨遭不测,没有颓唐,居然刺激成长,一年两发,让人再次理解生命的含义。


       我在出门小住宾馆,一时不慎,在浴室摔了一跤,说轻不轻,说重不重。说轻不轻~摔得我亲身感受什么是“摔散了架”;说重不重~一个大仰壳居然没有磕着头,不幸中实乃万幸。


       可是我疼啊,炼狱般的疼痛。医生告知骨头受伤,韧带撕裂,肩与胸部无法包扎固定,只能等其自然恢复。我问等多久,医生暧昧地看了我一眼,其实问不问我都知道“伤筋动骨一百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8-10 08:54)

早晨的集市是最有生机的,卖的东西以吃为主。自己种的就便宜点,贩来的加钱就卖。集市的好处是新鲜利薄,时令商品变化及时。去集市闲逛的人都没有去超市那么目地直接,购买的随意性强,没有必买的东西,也就没了火气。

集市上的招呼声充满了人情味儿,张家长李家短王家不长不短地构成农村集市特有的人情世故。过去城市人有城市人的人情世故,农村人有农村人的人情世故,可惜今天城里的人情没了,就剩下世故;农村还保留着一些传统,也是风烛残年。

集市最反映老百姓的生活,这些与天天发布的各类指数没啥关系。指数上升下降管得了全国,管不了各地,这如同天气预报,哪儿都下雨唯独你家不下;哪儿都响晴薄日,就你脑袋瓜子上有块云彩。这都是运,争不来也轰不走的,所以知道生活中什么可以争,什么不可以争方为明白人。

活得明白不是活得精明,精明就累了,糊涂才会轻松。比如在集市上问东问西实际上是不问东西,问归问答归答,各说各的,要的交流过程,传达生存理念。

我骨子里还是农耕民族的思维,喜欢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9年
       2008年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播出《马未都说收藏》后,《三联生活周刊》马上对我做了长篇采访,三联派了最优秀的记者王晓峰和我畅聊了七八个小时,然后又让摄影记者蔡小川专门为我拍了封面照。

       那一组照片多是我与观复猫的合影,最后主编挑选了一张作为《三联生活周刊》的封面,这是观复猫的第一次公开亮相。观复猫的元老黑包包表现极佳,十分专注地配合拍摄,其它猫平时表现也不错,但在大灯之下有些失态,故没能抓住成为网红的机遇,让黑包包凭此一举成名。

       《三联》就是《三联》,凭直觉隐隐感到猫的新时代就要来临。这是观复猫很重要的一次亮相,一晃已逾十年。观复猫至今已发展至30余只,出版各类图书二三十种,周边文创不计其数,今天,世界各地的粉丝慕名而来,参观观复博物馆的同时撸撸观复猫,让参观变得立体而富有人情。

       昨天偶然看到最新一期《三联生活周刊》,封面故事破天荒地是《我们与猫的同框生活》,杂志用了大量篇幅,13篇文章记录阐述分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28 10:54)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9年
       谢鸳鸯与戴南瓜不算同班同学,也算是校友,它们来自同一住宅小区。中国城市里的住宅小区,无论高档低档,都会生存着数量不一的流浪猫。谁说猫嫌贫爱富,这在住宅区中可看不出来,豪华别墅也罢,老旧小区也好,流浪猫都安然怡得辛苦地生活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猫和人一样,改变命运需要机遇。谢鸳鸯的命就好,好就好在天生鸳鸯眼,一黄一蓝,花色还在猫谱~拖枪挂印。拖枪挂印也称拖枪负印,自古猫谱中就有,指的是白猫黄尾巴或黑尾巴,身上必须有块大小适中的斑。有关古代猫谱的书,目前能找到的都是清代晚期的,推测早在宋代,为猫起名就在文人中流行,口口相传,所以这些猫的名字多多少少带有宋味儿。

       拖枪挂印本身是一副将军上阵的装扮,枪不用说,印则是“君命”。“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出自《孙子兵法》,意为随机应变。文人移植于猫谱,算文化的另一类积累。

       谢鸳鸯来博物馆因为是鸳鸯眼,起的名字也是因为眼睛的缘故。救助人姓谢,遂让鸳鸯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9年
       现在几乎看不见铁丝网拉出的边界了。我从小军营中长大,见得最多的分界线就是铁丝网。最初的铁丝网都是隔个三五米有一根木桩,然后在其上面钉上五六排带刺的铁丝。铁丝网上的刺龇牙咧嘴不规则地呈愤怒状,使你贴近它时就有些恐惧,十分小心。
 
       铁丝网设界的好处就是快捷,有时一夜之间某一块地就成了禁地。过去北京的部队大院都占地大,垒墙不仅花费大还时间长,拉上几道铁丝网,态度又清晰又有威慑力,再加上有电网的传说,没人愿意靠近铁丝网。
 
       可我们小时候就特别愿意钻铁丝网。最初的铁丝网稀疏,松松垮垮的,仅平行四五道,仅有个拦截的意思。我们几个孩子欲钻过铁丝网,就有一个人脚踩住下一根,上拉住另一根,让铁丝网的间隙加大,然后小伙伴们先后鱼贯而出。钻铁丝网是个技术活,要先跨出一条腿,再过头与一只胳膊,侧身待双臂都过去之后,后一条腿再缓缓收起,稍不留神,不是衣服就是裤子会被铁丝网挂住 一个小口,口子往往呈三角形,家长一看就知钻铁丝网钻的,赶上家长心烦,换上一顿揍自己也不觉得太冤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香港正版资枓免费大全